专家谈:运动处方应该如何“开”?

  hansel博士指出,该试验研究的目的是比较三种运动治疗方案,对于受试者腰围和葡萄糖耐量的影响。

  hansel博士指出,该试验研究的目的是比较三种运动治疗方案,对于受试者腰围和葡萄糖耐量的影响。研究者共定义了以下三种体力活动目标的受试者,即:

  该研究的结论是,三种运动疗法对受试者腰围的影响似,其在6个月的降幅均为100px左右。葡萄糖耐量方面(采用口服高血糖试验评估),只有高运动量、高强度组患者出现了改善。

  因,根据这些结论,我们应该为相关患者,特别是那些糖尿病期患者,处方高强度的运动方案,以确保糖尿病预防效果。

  该试验的研究者应用运动试验,测量了受试者在运动过程中的气体交换状况及其vo2峰值(即最大氧消耗峰值)。并分别将运动中的氧消耗量为最大值的50%和75%,定义为低强度和高强度运动。具体而言,研究者利用运动试验确定了受试者在进行上述两种强度运动时的心率,并将其作为指导受试者进行运动治疗时的目标心率。

  hansel博士指出,在这里,我们需要讨论一下中度和高强度运动的定义问题。特别是针对肥胖个体的这方面问题。当然,运动强度可以通过vo2峰值的百分比来定义,且这种定义方法在文献中经常可以看到。但在实际操作层面,这种方法好像并不适合于那些不爱运动、但因为某些健康原因而需要进行体力活动的个体。事实上,我们已观察到,有好多患者在进行其vo2峰值75%的运动时,并达不到高强度运动的标准,而仅相当于中等强度的运动(也就是个体处于快喘不过气来时的运动强度);但有时候,vo2峰值75%的运动,可能会使相关个体感到非常吃力(也就是个体达到了上气不接下气的程度)。因此,在后一种情况下,为一个不爱运动的患者开出如此强度的运动处方,无异于是为其提供了一个不可能长期坚持的治疗方法。

  hansel博士认为,对于一个不爱运动的患者而言,医生在为其开具有效运动处方时,最常遇到的困难就是,他们不能像开具药物处方时一样,找到具体的运动处方推荐建议。相关医生对于强度概念的理解并不清晰,更不用说相关的患者了。在临床实践中,我们常常会看到处于两个极端的不恰当运动处方。其中的一个极端,是让患者进行诸如走路、爬楼梯等一般的体力活动。这当然不会给患者造成任何伤害,但相对而言,这类活动多属于无效或不充足的运动。而其另一个极端就是推荐所有患者进行诸如高强度运动、或间歇锻炼的运动,以便提高其vo2峰值和运动能力。然而,尽管此类处方对于那些运动型患者可能是适宜的,但其对于那些不爱运动的人,则是危险的(尤其是那些肥胖的人)。此外,尽管世界卫生组织(who)已经发表了其针对健康人体力活动的推荐建议,但其并没有针对具体患者类型(如肥胖或糖尿病前期患者)的运动建议。

  hansel博士认为,就像处方药物一样,临床上需要有明确的推荐建议,来帮助医生为那些不爱运动的患者开出准确的运动处方,而保证其处方有效果、可长期坚持、且无不良影响。而目前,提出这类推荐建议的时机已经到来。

  (本网站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为医脉通,版权均归医脉通所有,未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医脉通。本网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内容为转载,转载仅作观点分享,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版权,请及时联系我们。)

  但在葡萄糖耐量方面(采用口服高血糖试验评估),只有高运动量、高强度组患者出现了改善建議原則上可以本著:

  高运动量、高强度组尽量不推荐,万一运动猝死百口莫辩!回复(0)(1)热门资讯